太阳能路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太阳能路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陈发树否认捐出云南白药股权无意将基金会由第三方管理-【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5 14:38:45 阅读: 来源:太阳能路灯厂家

中央财经大学一位老师认为这场捐赠更象一场炒作。“你想,基金会由陈发树100%控股,陈发树又是基金会法人代表,所谓83亿捐赠只不过从陈发树的左手捐到右手,所有权和分红权仍然在陈发树手里。”

在《证券日报》率先质疑陈发树83亿巨额捐赠有避税嫌疑后,《人民日报》及其它报纸进行了跟进报道,民政部司长也进行了质疑。面对外界评议,陈发树所在新华都(002264)集团内部反应不一。

11月27日晚上九点,新华都集团总裁唐骏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承认83亿有价证券还没有正式转让,“因为涉及到二级市场大额减持”。

但让人奇怪的是,在陈发树捐款发布会上,公布其捐出的有价证券包括陈发树持有的云南白药(000538)股份。昨晚陈发树也通过云南白药发布公告,称陈发树受让红塔集团在云南白药股权还未获云南国资委批准,即使批准后上述股权转20个月内,也不会转让或通过它方管理这部分股权。

捐赠的前后自相矛盾,让人怀疑,陈发树在云南白药股权捐赠上中途反悔,是否表明他正处在进退煎熬中?

否认捐出云南白药股权

在10月20日的发布会上,对于83亿有价证券的构成,陈发树表示:“主要来源三个部分:青岛啤酒(600600)7.01%的股份、云南白药12.3%的股份,还有我占有新华都集团的股份。”按照近20天的平均价格计算得出。

唐骏对记者一再表示,“陈发树捐出的是股权。所有权、使用权和收益权都会划归新华都慈善基金会名下。但目前股份还没有正式转让,因为涉及到二级市场大额减持。”

资料显示,陈发树个人除持有青啤和云药股权之外,其直接持有新华都集团 75.87%的股权,通过自然人独资公司厦门新华都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持有新华都集团16.82%的股权,也就是说陈发树直接和间接共计持有新华都集团92.69%的股权。而新华都集团实际持有紫金矿业(601899)17.29亿股,持有新华都4700万股。

会上,唐骏则表示83亿是陈发树个人财富的45%。

但是,新华都(002264)几天后却发公告,表示陈发树捐赠的83亿元有价证券并不包括新华都股份,且新华都的股东也不会发生变更。

而本报记者早前也从云南白药高管处得知,陈发树还未成为云南白药第二大股东,因为股权转让仍在审批中,不满足捐献条件。今日云南白药的公告也证实了这一点。

云南白药正式公告称,9月10日云南红塔与陈发树签订《股份转让协议》,股份转让自签订《股份转让协议》之日生效,但需获得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的批准同意后实施。陈发树声明,自上述股份过户至名下之日起20个月内,不通过任何方式转让或委托他人持有、管理所持有的该股份。

这是继新华都股份后,第二家出公告澄清的上市公司。

近日唐骏也表示:“陈发树实际捐赠的股份包括他个人直接持有的紫金矿业、青岛啤酒,以及新华都集团持有的部分紫金矿业股份。而捐出去的最大一块是新华都集团持有的部分紫金矿业股份。”

对于83亿有价证券的构成,陈发树的说法显然和事实是有一定出入的,甚至和唐骏的回答都不一致。这让人不得不怀疑,是时间仓促陈发树准备不充分,还是他自己都不清楚具体情况呢?

谈到通过股权减持进行捐赠过户,唐骏说道:“这对上市公司是不利的。我们也在找专家,看看什么方式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唐骏称未受到民政部门调查

虽然陈发树对外宣传捐了83亿元个人财产,但是为新华都基金会注册的福建省民政厅相关人员否认其申报数额为83亿元,并称到了新闻发布会现场才知道陈发树要宣布捐款83亿元,此前注册时仅说是1亿元。

陈发树在捐款数额上对当地民政部门采取突然袭击方式,是为制造新闻突发性了?还是因为“善心大增”决定将捐款从1亿增加到83亿了?

福建省民政厅民间组织管理局负责人称,新华都基金会于9月30日登记注册,手续完整。但是83亿的说法,在登记时未曾有过申请,相信这只是新华都方面的一个设想。由于股捐在我国尚属新生,具体运作要看国家政策,福建省民政厅表示必须要进行相关的调查和监管。

在采访中,唐骏对此做出了解释:“我们确实没说有83亿,只是表示是很大的一个慈善基金会。现在不能说是有部门来调查,确实有部门就监管来关心这个问题。比如民政部来询问我们,这么大资金为何不到民政部注册,而在福建民政厅注册呢?还有深交所也来问,涉不涉及新华都股份,于是新华都便出了澄清。”

据悉,根据“盖茨基金”的模式。盖茨的股票仍然都在他自己的名下,但使用权和收益权归“盖茨基金”。

那么,陈发树的新华都基金是否和盖茨基金一样?表面上将资产捐出来了,实际上只是从左手转到右手,所有权和分红权仍然在陈发树手里?

无意将基金会由第三方管理

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司长王振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建议陈发树将新华都基金由独立第三方管理,实现捐赠与基金会和管理团体完全脱离关联关系。

但据本报记者了解,新华都慈善基金会一半的理事是由新华都集团高管组成。这样的构成是不是会导致基金会“独立性”的丧失?

根据基金会管理条例第二十条:用私人财产设立的非公募基金会,相互间有近亲属关系的基金会理事,总数不得超过理事总人数的三分之一;在基金会领取报酬的理事不得超过理事总人数的三分之一。而基金会设立理事会,理事人数应为5人至25人。

新华都集团作为一个家族企业,不知道在基金会的理事会中又有哪些是陈发树的近亲呢?采访中,唐骏承认目前理事会的一半是由新华都集团高管组成。

著名财经评论员叶檀也在媒体发表文章指出,一些慈善公司除了做善事外,更倾向于神秘的“特殊目的”,通过该公司的运作使得投资神不知鬼不觉,还不必承担公开披露信息。

中央财经大学一位老师也指出,若陈发树不将所谓83亿有价证券捐给独立第三方,表明这种捐赠更象一场炒作。“你想,基金会由陈发树100%控股,陈发树又是基金会法人代表,所谓83亿捐赠只不过从陈发树的左手捐到右手,所有权和分红权仍然在陈发树手里。”

但采访中,唐骏认为新华都基金会模式并不会影响独立性,未来会邀请更多的专家加入。

那么,慈善基金会可不可以由第三方来管理?记者也咨询了北大教育基金会的一名工作人员,他表示北大基金会的具体资金情况和账务都是由第三方管理。他们只负责项目的选择和操作等。

常州船用起重机改装

直线伺服电机

上海集体照架子出租

北京平口机电话

碰碰车游乐场设备报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