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能路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太阳能路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郑州金水河边流浪女已被送到精神病防治医院图-【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3:53:33 阅读: 来源:太阳能路灯厂家

郑州金水河边流浪女子身份已确认,她父母离异,母亲有精神病

不过,亲人却不愿接她回家目前,她已被送到精神病防治医院

7月13日,河南商报报道,一名面容清秀、会英语的女子流浪在金水河边。昨日,女子身份已确认,不过亲人却不愿接她回家。女子的舅舅说:“她有精神问题,父母离异,我管不了。”

目前,该女子已被送到郑州市精神病防治医院。

现状

好心人为女子送食物、衣物

昨日上午11时许,流浪女婷婷(化名)仍坐在郑州市杜岭街金水河南岸的一个亭子里,周围放满了吃的。杜岭巡防队员高磊说,被报道后,很多好心人来看望她,“怕她出事,这几天我们一直找人看护着她,拿了几件家里的衣物,找人给她换上。”

郑州金水河边流浪女身份已确认 父母离异母亲有精神病

推荐阅读:郑州流浪女qq空间照片

家住附近的马大爷说,希望女子的家人能赶快出现,把她带回家。

一名心理专家专程赶往现场,他告诉记者,“与婷婷聊了天,但她拒绝帮助,还挠伤了我。她精神方面的问题不大,心理问题比较严重。”

老家

她母亲精神有问题

昨日中午,郑州市救助站的一名杨姓工作人员称,婷婷的身份得到了确认,家在南阳市镇平县的一个村子,她还有一个名字叫彤彤(化名),“不清楚她为什么会有两个身份,可能是空挂户吧。”

昨日下午,记者联系上该村村支书赵先生。他称,他查了村里的户口,确实有一个叫彤彤的女孩,1983年出生,“她家十几年前就搬出村了。”

赵先生表示,彤彤的母亲精神有问题,十几年前就与她的父亲离婚了,由于不在村里居住,很少知道他们家的情况,也没有婷婷父亲的电话。“我听说婷婷今年结婚了,嫁给了邻镇的一户人家。”

但婷婷的舅舅张先生表示,“不知道她结婚了”。

赵先生提供了婷婷叔叔的电话,记者多次拨打均无法接通,再打为关机状态。

救助站

会继续跟她的家人联系

昨日下午5时,郑州市救助站的工作人员赶到,试图和婷婷沟通。刚平静下来的她,又暴躁起来,追着救助站的一名工作人员乱抓,致一女性工作人员脖子受伤。记者试图与她沟通,也被抓伤手臂。

救助站的工作人员称,已经救助过婷婷五六次了,她有一个舅舅在郑州,以前曾把她接走,但现在她舅舅不管了,“我们给她舅舅打电话,他不接。”

该工作人员表示,会继续跟婷婷老家的亲人联系,希望能有家人把她接走。

经救助站工作人员劝导,婷婷被送往郑州市精神病防治医院。昨晚7时许,该院精神科负责人王医师说,婷婷被送往医院后,医护人员给她洗了澡,会进一步观察。“如果人没什么问题,会通知救助站;如果发现有什么问题,会先对她进行治疗。”

亲友

留学归来后

精神受到刺激

昨日下午,一名自称是婷婷表哥的王姓男子说:“我看了报道,并且看了网上传的照片,她是我表妹。”

该男子说,她的家在南阳镇平县某村(这跟救助站提供的信息相符)。

他说,婷婷三年前曾在新加坡留过学,留学前没发现有什么问题,“她家里有精神病史,她的父亲我也联系不上。把她送到医院吧,她好像还有妇科病。”

婷婷的舅舅张先生说,婷婷留学期间,认识了一个北京的男朋友,回国后她就留在了北京。“但是她妈不让她跟那个男孩儿来往。”张先生称,从那时起,婷婷精神就受到了刺激,变得疯疯癫癫。

张先生虽与婷婷母亲是亲兄妹,但是平日来往不多,所以也记不清婷婷何时精神出了问题,“应该是两三年前。”

管不了

上次差点把家里弄失火

张先生在电话里说:“管不了,上次差点把我家里弄失火。”

他说,10多年前,婷婷父母离异,父亲对婷婷不管不问,婷婷的母亲精神有问题。“婷婷还有个妹妹在北京,不过也没联系过。”

张先生见到婷婷的次数也很少,最近一次是去年,“救助站通知我,我就把她带回了郑州的家里。”

“她在家里傻笑,不高兴了还打人、骂人。”张先生称,将婷婷带回家后,她在屋子里用“小太阳”取暖,并把被子蒙在上面。

“把被子都烤煳了,要不是发现得早,关掉了电闸,说不定把房子都烧了。”张先生称,从那以后婷婷就回了南阳镇平老家,就没再见过她。

同学

弹得一手好钢琴,能歌善舞

从亲属与同学的叙述中,记者得知,多年前,婷婷在河南省艺术学校读书(现在叫河南省艺术职业学院),会弹钢琴,很活泼。

昨日下午5时30分左右,婷婷的同学李琳赶到了金水河岸。面对李琳的关心,婷婷特别抵触,嘴里说着脏话,说不认识她,让她滚开。

看到现在的婷婷,李琳泪流满面。她说,自己和婷婷是中专同学。那时候的婷婷,弹得一手好钢琴,能歌善舞,加上会一口流利的外语,在班里特别出众。

婷婷多名同学得知她在街头流浪后,都很关心她,在微信群里讨论如何帮助她。昨晚7时许,四名同学赶到了郑州市精神病防治医院,“我们跟她相处的时间不长,她在学校也只学习了一年,后来就不知道她去哪了。但是她人很好,大家都希望她能赶快好起来。”(孙科 程国昌)

推荐阅读:郑州流浪女紫烟照片

烈火王座跨服版

529彩票下载安装

剑圣online手游